糖尿病真的可以“逆轉”

 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7-14 15:38:28

我國糖尿病患者數量位居世界第一,每10個人中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。糖尿病患者往往飽受並發症之苦,每個患者都想按下糖尿病發展的暫停鍵。
有沒有辦法能使糖尿病發展的腳步變慢?有沒有措施能幫助患者遠離並發症?有沒有機會能跟糖尿病和平共處甚至找到逆轉的節點呢?臨沂九游会网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帶大家具體了解一下。
怎樣理解糖尿病的逆轉
我們都知道,糖尿病至今仍是一種終身性疾病,無法治愈。所以,如果患者被確診為糖尿病,理論上講,是不可能逆轉的。但是,可以采取有效措施,使糖尿病高危人群延緩發病時間,甚至終身不發病;也可以使已經確診的糖尿病患者延遲並發症的發病時間,甚至終身遠離並發症。
近年來,有研究發現,對早期、高體重的2型糖尿病患者通過強化飲食幹預,在體重明顯改善後,代謝指標(包括血糖等)可以逐步恢複正常,病情達到臨床緩解狀態,甚至部分患者可以多年不需要用降糖藥。
從上述意義來說,我們就實現了糖尿病的部分“逆轉”,從而使患者獲得更高的生活質量。因此“糖尿病逆轉”的研究也日益得到學者們的重視。
避免糖尿病的誘發因素
一般來說,糖尿病有8種病理生理機製,其中,主要核心病理機製有兩個。一個是胰島細胞功能的缺陷或者下降,導致胰島素分泌不足或缺乏,臨床上常見於1型糖尿病。另一個就是胰島素抵抗,導致胰島素的工作效率降低,也可以理解為機體對胰島素不敏感,在臨床上主要見於2型糖尿病。
我國糖尿病患病人群中,2型糖尿病患者數量接近90%,1型糖尿病約占5%。
糖尿病的發病機製雖然很複雜,但是所幸,大部分糖尿病患者,特別是2型糖尿病患者,誘發因素還是比較清楚的。例如,高熱量食物攝入過多同時不愛運動;肥胖;抽煙、喝酒等不良嗜好和生活規律;另外隨著年齡的增長,機體的β細胞功能越來越差,胰島素抵抗越來越重。這些誘發因素中有一些是無法控製的,如年齡和遺傳因素,但是也有很多因素是可以幹預和控製的,如不良生活方式。“管住嘴、邁開腿”可以幫助我們預防糖尿病,甚至逆轉早期的糖尿病。
別小看對誘發因素的幹預控製。如果有效控製,效果是很神奇的。
經常有人問:“有糖尿病家族史就一定會得糖尿病嗎?”
美國的Pima印第安人,應該說是我們現代人類族群中糖尿病患病率最高的。但是相同的種族中,美國的印第安人比墨西哥的印第安人患病率要高得多。為什麽呢?因為生活環境不一樣。墨西哥印第安人的生活方式更為健康,因此當地印第安人的糖尿病患病率相對更低。
糖尿病是一種生活方式病。如果想要“逆轉”,先要從改變生活方式入手避免誘因。
莫要放過“逆轉”關鍵期
對於糖尿病的治療,就好像醫生在救援落水的人,不斷有人落水,根本不能救完。真正有效解決糖尿病的問題,應該高築堤壩,讓人們不再“落水”。
這裏就要提到一個救援“落水者”的關鍵階段:糖尿病前期。糖尿病前期人群還不能算是糖尿病患者,但是血糖要比一般人群高。如果這個時候進行幹預,會收到良好的效果。糖尿病前期人群一般不用吃藥,通過生活方式幹預,多數可以恢複到正常狀態。
一部分新發的、糖尿病病程不長的已確診患者,特別是肥胖人群,通過合理的生活方式幹預,尤其是體重減輕後,糖尿病病情隨之消失。有些患者甚至能把胰島素和降糖藥都停掉,並維持相當長的時間。
40歲以上人群最好每年進行糖尿病篩查,盡早發現糖尿病前期,盡早幹預。這種幹預可以達到真正的逆轉糖尿病。即使控製不住最終確診為糖尿病,這些幹預對患者後期的糖尿病治療和管理也會很有意義。
除了要抓住糖尿病前期這個關鍵節點,另外一個重要節點就是要敏銳地早期識別糖尿病。
通常我們說“三多一少”是糖尿病患者的典型症狀。“三多”是指多飲、多食、多尿,“一少”是指體重減少。但很多患者並沒有“三多一少”的表現,而是通過查體發現自己患上了糖尿病。
另外,還要警惕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異常現象,比如傷口不易愈合,身上經常長癤子等。特別是有糖尿病家族史的人群,如果有這些異常就要到醫院進行糖尿病篩查。
極個別的糖尿病患者早期表現出低血糖反應,也要予以足夠的重視。
怎麽吃能“逆轉”糖尿病
我們常說,糖尿病是吃出來的疾病,不無道理。但是,不要把飲食視作洪水猛獸,一旦患病就什麽都不敢吃了。糖尿病患者和正常人一樣,需要各種營養成分,食物要多樣化,日常許多食物都可以吃,但是總量一定要控製住。比如夏天吃西瓜,大多數糖尿病患者在血糖穩定情況下可以在兩餐之間吃上一兩小塊。
除了飲食中最主要的營養素碳水化合物、蛋白質、脂肪、微量元素、維生素外,膳食纖維也很重要。可溶性膳食纖維不能被身體直接消化,但是能促進我們的腸道微生態平衡。腸道內的益生菌需要這些膳食纖維。它們可以把膳食纖維分解成身體需要的維生素、微量元素和短鏈脂肪酸,用以調節身體的健康狀態。這對糖尿病患者來說很重要。
膳食纖維對糖尿病患者有益,也並不是說吃得越多越好。我們主張食物多樣化,營養要均衡。比如粗糧對餐後血糖的升高影響較小,但不是說頓頓要吃粗糧,細米、白麵就不能吃了。特別是消化吸收功能比較差的老年患者,飲食選擇上還要照顧好自己的胃腸道,根據自身情況,粗細搭配。
糖尿病患者早餐後的血糖是全天血糖控製中最難的。因為早上體內激素分泌旺盛,其中很多激素促進肝糖原分解,導致血液中糖含量增加。如果此時再攝入過多的碳水化合物,可能進一步升高血糖水平。這就是為什麽很多患者早上吃得並不多,甚至早上的胰島素打得要比中午或晚上還多,但血糖控製仍然不理想的原因。我們可以在早上攝入全天熱量的1/5左右,但是吃一些相對優質的食物。
很多患者還有一個飲食誤區,認為吃糖多導致患上糖尿病,所以對糖和主食控製得很嚴格。其實,有時油脂對患者的打擊比糖類更嚴重。有些患者明明晚上沒有吃主食,但血糖仍很高。仔細一問才知道,他晚上吃了很多瓜子和花生等油脂含量豐富的食物。所以,控製一天攝入的總熱量,才是最重要的。
延長並發症發病時間
也是一種“逆轉”
我們都知道,真正可怕的不是糖尿病,而是糖尿病並發症。
糖是我們身體非常重要的能量,就像汽車的發動機需要汽油一樣。但是,身體裏如果有過多的糖,且長期存在,就會受到嚴重傷害。我們把它稱之為糖毒性作用。
高糖會通過多種機製侵害身體裏的各個細胞,各種組織都會在這種高糖的毒性下被損害。這也是糖尿病並發症高發的原因。
今年是胰島素問世第100年。在100年之前,糖尿病沒有任何治療手段。患者隻能依靠饑餓療法來控製病情。多數患者最終因營養不良和急性並發症而死去。
直到1921年,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班廷教授成功地提取了胰島素。之後在20世紀三四十年代又有二甲雙胍等藥物的問世,才大大減少了對糖尿病患者生命的威脅。患者的壽命延長了,發生並發症的機會也增加了。但那個時候,並不非常明確糖尿病並發症與長期高血糖之間的必然關係,特別是沒有證據表明嚴格的血糖控製可以明顯減少慢性並發症。
直到1993年和1997年,美國和英國分別完成了兩個裏程碑意義的研究,結果顯示,無論1型糖尿病還是2型糖尿病,嚴格的血糖控製可以明顯減少慢性並發症的風險。
所以,雖然目前我們還沒有根治糖尿病的辦法,但是有非常多有效控製高血糖的方法。大部分患者長期嚴格地控製好血糖,完全可以保持跟正常人一樣的生活質量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延長並發症的發病時間,也是一種糖尿病治療的“逆轉”。
在100年前,糖尿病對人們來說是滅頂之災。患了糖尿病的人,會以極快的速度變得骨瘦如柴,直到最後死亡。直到班廷發現了胰島素,才讓糖尿病的治療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。在班廷的故居——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倫敦市阿得萊德北路442號,門前有一盆“希望之火”常年燃燒。人們約定,糖尿病被治愈之時,這盆火才會被熄滅。
在此之前,讓我們一起管理好自己的生活,駕馭糖尿病,努力“逆轉“糖尿病,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來。
以上就是給大家介紹的內容,大家可以詳細的了解一下,希望可以幫助到大家。